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防空作战 >

现代战争的主要特点?

归档日期:09-22       文本归类:防空作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第一、 广延性--战场范围广大,前后方界限不清,大规模交战波及战争双方的整个领土及外层空间;

  第二、 多变性--战场态势错综复杂,情况千变万化,争夺战场主动权的斗争炽烈,对快速反应要求更高;

  第三、 交叉性--战场犬牙交错,战线模糊不清,复杂的交战将在多层次展开;

  第四,、立体性--战场的立体化突出,空中、海上、海下、地面、外层空间的作战同时或交错进行;

  第六、 分散性--军队进一步疏散配置,作战行动将表现为大兵团统一控制下的群体分散独立作战;

  第八、连续性--战役战斗的间隙缩短,打破昼夜界限。有的则强调电子战,有的更强调“快节奏”,有的注重政治和技术因素,有的注重经济对现代战争的影响。

  一、是技术密集型。高技术战争中使用的高技术武器装备具有技术密集型的特征,包含着各种密集型的知识和创新性很强的密集型技术。

  二、是结构整体型。主要反映在使用武器手段方面的互相依赖、制约、协同方面,通常是指侦察、通信、指挥、武器、供应系统等若干个互相联结而形成的一个战争整体。

  三、是电子化、智能化、数字化。战争中广泛使用电子技术、人工智能武器和电子计算机等先进技术。

  四、是天地战、天地高能战。航天武器直接用于战争,参与地面作战,战争在天地一体空间进行,并大量使用高能武器等。高技术战争是由一般战争发展而来的一种新型战争形态。它既具有一般战争发展共有的特点,而有其自身的特性。

  展开全部20世纪90年代以来,有3场战争十分引人注目,这就是美军主导的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

  据中国国防报报道,1991年1月爆发的海湾战争以参战国之多、战况之激烈、作战进程之迅猛以及双方损失之悬殊为世人所瞩目,更因其大量使用了当代尖端武器装备,使战场条件、作战手段以及对抗方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揭开了现代高技术局部战争的序幕。

  1999年3-6月,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集团对南联盟发动的代号为“联盟力量”的科索沃战争是一场以远程和高空精确打击为主的“非接触性战争”。这场战争自始至终表现为一场大规模空袭与反空袭战役,以完全独立的空中战役达成了战略目的,标志着空中作战的地位空前上升。

  2001年10月,美国进行的阿富汗战争则全面展示了信息化战争的强大威力,是一场典型的“不对称作战”。在这场战争中,美军充分发挥各种作战手段的系统效应,使信息系统与作战系统实现了高度一体化。

  二战以后50余年,在新技术革命的推动下,发达国家军队竞相发展高新技术兵器、加快武器装备升级换代,并在局部战争这个“试验场”上不断进行实战检验,引起作战方式、方法的重大变化。其中最为明显的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空中力量的发展促进了战争的空中化,空中及空间力量正在成为未来战场的主力,空天战场正在确立自己新的主导地位。如在海湾战争中构成美军高技术兵器群的56种兵器中,空中武器装备或通过空中发挥作用的武器就达44种,约占78%,而科索沃战争则表现为一场纯粹的大规模空袭战。

  第二,以巡航导弹等防区外发射武器和带卫星导航系统的航空兵器为主导的精确制导武器成为高技术局部战争的基本打击手段和主攻武器,使得防区外远程精确打击成为主要作战方式。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共投掷各类弹药2.2万余枚,其中精确制导弹药1.3万多枚,使用比例由海湾战争的9%、科索沃战争的35%大幅上升到此次战争的60%,并创造了一次打击任务在20分钟内投掷100枚联合直接攻击弹药的历史纪录。

  第三,指挥手段的不断完善大大提高了作战效能。如美军在海湾战争中从发现一个机动目标到发动袭击需要一天的时间,在科索沃战争中这个时间差已经缩小到一个小时。在阿富汗战争中,由于信息系统与作战系统的高度一体化,从发现一个机动目标到发动袭击仅需要10分钟的时间。

  现代高技术战争将围绕信息的搜集、处理、分发、防护而展开,信息化战争成为高技术战争的基本形态,夺取和保持制信息权成为作战的中心和焦点。在海湾战争开战前24小时,美军实施宽带强功率压制式干扰,即“白雪”行动,造成伊军大部分通信联络中断,达成了空袭的突然性。在科索沃战争中,北约充分发挥卫星的制天权功能和优势,自始至终掌握着空天制信息权。战争期间,北约运用的各种卫星超过50余颗。这些卫星分别担当电子侦察、定位导航、通信支援和气象服务,为北约海空军的军事打击提供适时的精确目标数据。北约在空袭中还使用了各类性能先进的预警飞机和专用电子战飞机,分别对南军的预警、火控雷达和指挥控制系统实施“致盲”、“致聋”。通过软硬兼施的电子攻击,北约始终掌握着作战地区的制信息权,使南联盟的军队处于被动挨打、无力还手的境地。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实现了信息系统与作战系统的高度一体化。为实现在信息获取系统和空中打击系统的信息实时传输,美军专门在沙特的苏丹王子空军基地建立了一个新型联合空战中心。联合空战中心配备了最新型的C4 I S R系统,综合分析、处理、分发由美军各种战场侦察系统所获取的战场信息数据,并将处理过的战场信息数据实时传输到轰炸机、战斗机等各种作战平台。此外,信息平台还首次具备了攻击能力。美军R Q-1 A“捕食者”无人机既具备情报搜集功能,又具备对发现目标的攻击能力。在阿富汗战场上,“捕食者”无人机曾多次对所发现的机动目标进行即时攻击。

  三、交战双方军事力量和装备技术水平发展不平衡,非对称作战日益成为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的基本模式

  随着战争技术含量特别是高技术含量日益提高,各国经济技术发展水平的不平衡使各国军事技术发展差距日益拉大,甚至出现技术上的“代差”。强的一方更加重视发展自己的技术优势,弱的一方也力争从技术外寻找出路。

  因而,非对称作战日益成为作战双方的选择。如科索沃战争中,战争的一方是由19个发达国家组成的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集团———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其总体经济实力是南联盟的700倍,总体军事实力是对手的400倍。它动用了除核生化武器之外的一切高新技术武器,对南联盟实施了持续78天的高强度远程空中打击,所投入的高技术武器占其装备总量的50%以上。而南联盟只不过是一个人口刚过千万的国家,军队10余万人,武器装备总体质量至少落后对方一至两代,数量上也极为悬殊。这场战争是强大的军事集团对弱小的主权国家、高技术对中低技术、主要使用航空兵和导弹的空袭战对主要使用一般武器防空作战的非对称作战。美国对阿富汗实施的军事打击也是一场典型的非对称作战。美军事实力为当今世界之最,拥有人员和军事技术、武器装备的全面优势。截至2002年3月8日,美军共出动各型飞机2.4万架次,平均每天出动200架次,共投放炸弹1.767万枚,投放巡航导弹74枚。此外,美军还投入了包括“全球鹰”和“捕食者”无人机、联合直接攻击弹药、B L U-118 B热压炸弹、风力修正弹药撒布器、“联合空战中心”等新式武器装备。而阿富汗和“基地”组织只是由一些伊斯兰激进分子在简单的单兵武器系统的基础上组织起来的群体,其实力根本无法与拥有绝对优势的美军对抗。

  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与以往战争相比,战争的直接交战空间逐步缩小,而战争的相关空间在不断扩大;战争的战役空间在缩小,而战略空间在扩大。在3场战争中,美军的打击目标都集中于特定范围的一个国家或地区。对预定目标的打击,美军也改变了以往那种“全般覆盖”、“地毯式轰炸”的做法,而是精选部分要害部位实施精确打击,交战空间大大缩小,甚至在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基本实现了“非接触作战”。与此同时,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的相关空间又在不断扩大。如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军的B-2 A隐形战略轰炸机每次都是从美国密苏里州基地起飞,战略机动两万多公里执行轰炸任务。同样在阿富汗战争中,B-2隐形远程重型轰炸机从美国本土直接飞往阿富汗进行远程奔袭,空袭后再降落在距阿富汗约4200公里的迪戈加西亚岛,中途不着陆飞行长达44个小时。此外,随着大量先进武器装备在战场上的综合运用,陆、海、空、天、电磁等各种复杂的战场空间相互联结、照应、重叠,形成了全方位、高立体、全领域、多层次的战场空间,军事行动扩展到整个地面、海洋战场乃至外层空间。

  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的经验教训证明,只有多种力量综合使用、各军兵种密切协同、各种武器系统优势互补,才能发挥整体威力、取得“1+1>2”的系统效应。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对伊拉克实施的空袭作战除出动大量战斗机、攻击机、轰炸机外,还动用了大量陆军攻击直升机和大量预警机、运输机、加油机、救护机等,海军的“战斧”巡航导弹以及由各种卫星组成的空间精确定位系统等多种宇航武器,组成一个严密的作战体系对目标实施联合打击。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将由多种侦察、预警手段构成的立体感知系统和由各军兵种、各作战单位的各种作战平台组成的火力打击系统,经信息处理网络和数据链系统相连接,高度融合、相辅相成,形成了全程近实时感知与远程精确打击有机结合的战场系统,基本作到三军作战联合化、武器装备系统化、信息处理网络化、战场察打一体化。例如,由“捕食者”和“全球鹰”无人侦察机所获得的有关情报可经过联合空战中心实时地传送给在阿富汗战场上空的A C-130特种作战飞机的飞行员,A C-130可立即对目标进行攻击。

  在高技术条件下,战争消耗成几何级数大幅度增加,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单从物资消耗来看,海湾战争分别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第四次中东战争和马岛战争提高了20倍、10倍、7.5倍、4.2倍和3.5倍。据统计,海湾战争期间,美军地面部队的人均物资消耗为200多公斤,航母编队的人均物资消耗为1.1~1.38吨,美军共消耗各类物资1.7万余种3000多万吨,几乎等于上千万人的苏联军队在4年卫国战争中物资消耗总量6600万吨的一半;多国部队在战争中总共花掉600多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就连美国也无力独自支付这笔费用。在科索沃战争中,北约为了尽早达成战争目的,共使用了1200架飞机,出动3.8万架次,发射巡航导弹1500多枚,投掷各种弹药1.3万余吨,战争花费高达1000亿美元。而南联盟在北约的空袭下,许多军事设施被摧毁,武器装备被损坏,军用物资特别是战略物资储备地被袭击,指挥中心和通信枢纽被破坏,交通线被中断,大量民用设施和厂矿企业遭到狂轰滥炸,造成的经济损失为数千亿美元。“9·11”事件后,美国一次性划拨400亿美元紧急资金用于反恐;美在阿每月作战费用10亿多美元;美军一枚“战斧”式巡航导弹造价为120多万美元,3个月共投掷各类精确制导导弹、炸弹1.2万余枚。如此巨大的战争消耗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和有力的综合保障是无法承受的

  展开全部由于世界上许多新技术正广泛应用于军事领域,引起了军队武器装备、编制体制以及作战方式方法的重大变化,从而使战争出现了以下特点:

  第一, 战场时、空禁区的限制大为缩小,作战行动更富于突然性;

  第一, 广延性--战场范围广大,前后方界限不清,大规模交战波及战争双方的整个领土及外层空间;

  第二, 多变性--战场态势错综复杂,情况千变万化,争夺战场主动权的斗争炽烈,对快速反应要求更高;

  第三, 交叉性--战场犬牙交错,战线模糊不清,复杂的交战将在多层次展开;

  第四, 立体性--战场的立体化突出,空中、海上、海下、地面、外层空间的作战同时或交错进行;

  第六, 分散性--军队进一步疏散配置,作战行动将表现为大兵团统一控制下的群体分散独立作战;

  第八, 连续性--战役战斗的间隙缩短,打破昼夜界限。有的则强调电子战,有的更强调快节奏,有的注重政治和技术因素,有的注重经济对现代战争的影响。

  然而,不管现代战争的特点到底是第一个观点的五种,异或是第二个观点的八种。他们都拥一个有共同的前提那就是: 都不可能离开“高技术兵器”。

  如海湾战争爆发前, 美伊双方都公开显示了战争决心、时限和作战力量, 并进行了大规模的临战准备, 战争以无突然性可言。但美国等多国部队恁藉其高技术武器装备方面的绝对优势和综合运用, 在联合国规定的伊撤军最后期限(1月15日) 刚过几个小时, 即利用夜暗, 充分利用C3I 系统、夜视器材、电子对抗设备、隐身飞机、巡航导弹、精确制导炸弹等高技术武器装备, 突然对伊首都等战略要地实施了大规模空中突袭, 使之措手不及, 以致巴格达遭袭时依然灯火通明, 40分钟后才实行灯火管制。这说明, 在现代条件下, 拥有高技术优势的发达国家, 在选择战略突袭的时机、目标和方式上, 具有更大的主动性和可靠性。这就要求, 处于战略防御地位, 又不占有技术优势的国家和军队, 对此要有足够的认识。有必要更新防空袭观念, 把突袭的着眼点, 由仅仅是防范那种传统的战略伪装和欺骗条件下的一般突袭, 转到主要是应付这种危害大、难对付的集中使用高技术兵器的突袭上来。

  这种战争的立体性主要反映于战场空间范围和部队作战行动的更加立体化、多样化, 完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海湾战争中, 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广泛使用, 使交战双方的战场分布, 从外层空间、高空、中空、低空、超低空、地面、海面直至地下、水下, 从近距离、中距离、直至远距离, 形成了陆、海、空、天、电紧密结合的立体多维作战。两军交战, 不断在前方、后方同时或交互进行, 攻防行动都呈现出一种宽正面、大纵深、多层次、全方位的大立体形态。这就要求指挥, 一定要把战场作战的关照范围, 由过去主要是陆地平面作战转到新的多维、多样的大立体作战上来。只有时刻保持清醒头脑, 善于全面关照, 方能有效应付战场上的复杂多变的情况。

  这主要是由于现代高技术武器装备能够准确、快速、灵活而有节制地选择打击目标和打击的方式方法所致。海湾战争中, 尽管多国部队实施了持续38天的高强度战略空袭, 摧毁了伊、科境内90% 预定目标, 但据伊拉克公布的数字, 平民死亡仅1,591 人。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 1945年3 月9 日, 美国334 架轰炸机对日本东京的一天空袭, 就造成了8.4 万平民死亡, 毁坏房屋26.7万多间。海湾战争和1986年的美国袭击利比亚均证明, 在现代条件下, 由于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大威力、高精度等超常性能及其在使用上具有较强的可控性和灵活性, 因此, 根据需要, 使用同一种武器系统, 既可摧毁战役战术目的, 又可以摧毁战略目标, 直接达成战略目的。这就便于控制战争的时间、范围和强度、使军事斗争能够更好地服从、服务于政治目的和需要。

  海湾战争一共进行了42天, 其中地面作战只有4 天, 其余均为空袭。战争中, 多国部队飞机的日平均出动量达2,500 架次左右, 持续轰炸强度之高, 实为世界战争史所少有。在整个战略空袭阶段, 多国部队摧毁了伊军实力的50%,指挥控制系统的80%,并使其国家经济、生产遭到严重破坏和损失。持续猛列的空袭, 给伊军民心理上造成极大的负荷, 使其民心士气大衰, 战斗力迅速崩溃, 从而为多国部队后期顺利实施地面作战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美国在这场战争中, 之所以能够以较小的伤亡代价, 在较短的时间内取得意外的胜利, 除了当时的国际环境和战争双方的其他因素起作用外, 一个至关重要的条件不能不说是得益于持续空袭的战略效应。多国部队战略空袭的奇效, 也从反面告诫人们, 现代高技术战争必须把防空和反空袭作战提到战略议事日程。

  由于现代武器系统和指挥通信系统无下与电子技术息息相关, 交战双方不得不十分注重对电磁频谱的使用权和控制权的争夺。因此、电子战便成了贯穿于现代高技术战争全过程的重要作战样式, 同时又是战争赖以胜利进行的必要作战保障, 海湾战争就是以电子战拉开序幕并贯穿始终的。仅在多国部队空袭击作战所出动的飞机架次中, 执行电子战任务的就占20%,多国部队正是由于综合使用各种先进的电子战装备、手段和方式, 才有效地保障了己方作战行动的顺利进行。相比之下, 伊军由于输于电子战, 就不得不象“瞎子”、“聋子”、“傻子”一样处于被动挨打地位。这充分说明, 在现代高技术条件下, 如不掌握电子战的优势, 就可能丧失战场主动权, 很难赢得胜利。

  这是现代高技术战争的一种新型作战样式。攻防双方, 既可使用导弹对地面、海上、空中目标实施进攻, 又可使用导弹进行防空、反坦克和反导弹作战。比如海湾战争一开始,美军就从部署在波斯湾的“密苏里”(Missouri)号和“威斯康星”(Wisconsin) 号战列舰上, 向伊拉克发射了上百枚“战斧”(Tomahawk)式巡航导弹。这种较大规模的远距离导弹密集突击方式, 在战争史上还是第一次使用。由于导弹射击距离远、飞行速度快、突防能力强、命中精度高, 可以从飞机、舰艇、火炮和战斗车辆等作战平台上发射或投掷, 在多种作战环境和气象条件下, 打击不同方向和不同距离上的各类目标, 因而,就大大提高了作战行动的突然性, 增强了纵深打击的能力, 能够获得良好的作战效果。当然, 这种效果是就一般情况而言的, 实战中还要看双方的武器性能与战场运用、角逐水平而定。

  C3I 系统是维系军队整体作战能力的生命 现代高技术战争尤其强调各武器系统和诸军兵种的整体作战能力。海湾战争期间,美军中央总部每天都要指挥协调30多个国家军队的作战行动, 指挥人员把千万条具体行动准则、无线电频率、飞行数据、加油地点、军队集结地、编队护航、协同动作等内容, 都编成作战软件, 由计算机网络下达和执行, 并协调空中机群与地面部队的行动。由此可见、多国家队如果没有先进、高效、完备的C3I 系统, 要想协同动作并形成整体作战能力, 是难以想象的。也正因为如此, 多国部队战争一开就始就把伊军的C3I 系统作为首要打击目标, 并使之遭到严重破坏, 从而, 就使伊军迅速失去了整体抵抗能力。作战双方的这种强烈反差现象, 充分说明C3I 系统的摧毁与保护, 对于现代高技术战争中的攻防作战具有何等重要作用。在千方百计地打击、摧毁敌方C3I 系统的同时, 必须要象保护生命线I 系统的抗毁和抗干扰。

  这是因为: 其一, 现代高技术武器装备的造价十分昂贵。它的价格比一般武器装备要高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并且处于不断上涨之中。比如一架战斗机的价格,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只有10多万美元, 六十年代初就上升到约100 万美元, 而海湾战争中使用的一架F-15战斗机就高达5.040 万美元, 一架F-117 隐身飞机甚至高达1.06亿美元。其二, 现代高技术战争中的武器装备、弹药、油料和各种物资的消耗十分惊人。在海湾战争中, 美军单兵的日消耗量为200 余公斤, 相当于越南战争时的4 倍,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10倍; 弹药的日消耗量为越南战争时的4.6 倍, 朝鲜战争时的20倍。多国部队所需要的武器装备、弹药、燃料、生活用品等战争物资, 总量达800 余万吨。为此, 美军不得不建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后勤保障体系。如此巨大的战争消耗, 使海湾战争成了一场空前昂贵的战争。短短的42天, 仅多国部队一方就耗资611 亿美元。难怪连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也单独打不起这样的战争, 而不得不四处化缘, 向盟国伸手要钱。这也是这场场战争难以持久的一条重要原因。这表明, 现代战争越是高技术化, 它对经济和后勤保障的依赖性也就越大。战略指导对此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由于世界上许多新技术正广泛应用于军事领域,引起了军队武器装备、编制体制以及作战方式方法的重大变化,从而使战争出现了以下特点:

  第一, 战场时、空禁区的限制大为缩小,作战行动更富于突然性;

  第一, 广延性--战场范围广大,前后方界限不清,大规模交战波及战争双方的整个领土及外层空间;

  第二, 多变性--战场态势错综复杂,情况千变万化,争夺战场主动权的斗争炽烈,对快速反应要求更高;

  第三, 交叉性--战场犬牙交错,战线模糊不清,复杂的交战将在多层次展开;

  第四, 立体性--战场的立体化突出,空中、海上、海下、地面、外层空间的作战同时或交错进行;

  第六, 分散性--军队进一步疏散配置,作战行动将表现为大兵团统一控制下的群体分散独立作战;

  第八, 连续性--战役战斗的间隙缩短,打破昼夜界限。有的则强调电子战,有的更强调快节奏,有的注重政治和技术因素,有的注重经济对现代战争的影响。

本文链接:http://vinyld.com/fangkongzuozhan/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