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防空战役 >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40师抗日战争征战记(续一)

归档日期:07-06       文本归类:防空战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年6月, 140师奉命转移到岳阳及湘阴境内新墙河南岸一带布防。不久又调往平江接替21师防务,归李仙洲第92军指挥。7月,宋思一由于派系矛盾提出辞职,副师长李棠(1899-1988,安徽桐城人,天津陆军军官教导团步兵科、陆军大学第八期、陆军大学研究院第一期毕业,曾任参谋本部第一厅上校参谋、郝梦龄第9军第54师323团团长、162旅旅长等职, 1938年冬调任140师副师长)升任师长。李棠参加过山西忻口会战、晋南横岭关伏击战等战役战斗,忻口会战中郝梦龄军长、刘家麒师长殉国后曾临时指挥54师各团第一线官兵继续作战,具有较高的军事理论修养和丰富的指挥作战经验,在他的带领下,140师由备受歧视的黔军杂牌,迅速成长为一支令日军丧胆的抗日劲旅。7月15日,140师奉命以张涛835团担负通城以南九岭至鱼牙口防务,师部及其余各部仍留驻南江桥附近待命。8月中旬,92军调离,第140师改归夏楚中第79军指挥,仍属第37军建制(第79军当时辖82、98师,其中82师也出自黔军,98师是陈诚嫡系,也是夏的起家部队)。

  年9月中旬,驻武汉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第6、第33、第106师团,第3、第13、第101师团各一部及大量配属部队共10余万兵力,从赣北(106师团及101师团佐枝支队)、鄂南(33师团)、湘北(第6师团及第3师团上村支队、13师团奈良支队)分三路向长沙地区进犯,企图消灭第九战区的主力,挫败国民政府的抗战意志。

  师正面通城之敌,自7月上旬开始活动频繁,尤以崇阳以南地区部队不断增加,8月下旬,日军第33师团开赴通城,接替第6师团的防务,到9月中旬,敌先后集结该方面步骑炮各兵种不下万余人,大批日军向鲤港方向移动。这些均为140师搜索连获知,并逐级上报至战区,为战区制定作战计划及部署兵力提供了依据。

  大敌当前,李棠师长率全师团营长仔细侦察地形,决定以鸡笼山、王牙尖为左右两翼坚固据点,以322高地为阵地中坚,相互策应,形成有利之半侧面阵地,以牟龙光840团一部进出清水塘、堰市、高冲、鲤港地区在敌后游击,主力控制于322高地左后为师预备队, 835团仍然留驻通城以南九岭阵地,监视当面日军,并相机支援主阵地作战。

  月21日,第33师团在师团长甘粕重太郎中将指挥下,向第140师前沿阵地发动进攻,企图以快速奔袭突破通城东南麦市附近中国军队阵地, 然后沿幕阜山东侧越过天岳关、虹桥后直趋平江,以截断守军主要联络线,在平江地区与湘北日军合围部署在新堵河、汨罗江防线集团军。

  日军开始攻击后,中国军队很快就判明了日军企图。负责鄂南方面的27集团军(79军临时划归杨森指挥)总司令杨森立即将这一情况电告辞岳,同时急令通城以南的第20军由西向东侧击日军。薛岳接到报告后十分震惊,这股日军如果与湘北日军会合,那么部署在新墙河、汨罗江地区的第15集团军就会遭到合围,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连忙调第8军前往增援,同时命令湘鄂赣边区挺进军总指挥樊崧甫以太湖山、九宫山方面的部队由南向北尾击和由东向西侧击敌人,对日军构成南北夹击和包围态势,第79军抽调部队袭击通城。当晚,79军第98师与第140师各一部奇袭通城。由于日军正处在准备进攻的态势,猝不及防,79军先将通城通各地公路破坏,即向该城进袭,激战终日,敌伤亡颇重,很快占领了通城,完全打乱了日军的部署。日军不得不抽调部队重新夺回通城。

  月22日,第33师团主力重新组织进攻,840团一部在达成阻扰任务后,主动向后转进,日军占领麦市西北的高冲、塘湖市、鲤港,继而向鸡笼山、322高地和王芽尖阵地猛扑,守军凭藉工事顽强抵抗,敌以飞机、大炮猛烈轰炸,以配合地面部队进攻,战斗至为激烈,尤以鸡笼山方面战斗为最,白天部分阵地被敌攻陷,晚上又被守军反击夺回,凡是三失三得,日军伤亡累累,我军也付出重大牺牲。鸡笼山守军837团3营9连,凭险而据,顽强抵抗,与敌人激战三日三夜,连长曾吉林(贵州晴隆县人,25军赤水教导队结业)壮烈殉职,最后只剩下8人,仍然固守在阵地上。

  激战数日,33师团仍受阻于鸡笼山、322高地,未能打通天岳关至虹桥通道,于是被迫转向进攻苦竹岭、南楼岭。杨汉域 20军134师401团守这两个高地的部队兵力单薄,半日后即自行退走。南楼岭是鄂南防线要点,一旦失守,则日军可由此通过盖文岭上天岳关,直下平江,全局将不可收拾。因此,27集团军总司令杨森得知南楼岭失陷的消息,立即责令134师不惜一切代价恢复原阵地,并报请薛岳处分401团团长李鳞昭。幸而,这时140师仍在麦市、鸡笼山、322高地、白米山一带与日军反复争夺。日军侧背受到威胁,末敢继续以全力南下。

  师全部到达白沙岭附近,但向南楼岭、苦竹岭等地的几次攻击,均未成功。日军则乘胜分两路南下,在盖文岭、包家岭与140师、134师激战。这样一来, 140师侧翼就受到极大威胁。师长李棠急令牟龙光第840团组织反攻,牟龙光立即率刘植斋第1营及军部增援的98师292团1营(营长骆泰益)进攻南楼岭。经一日激战,阵亡副营长1人、连长3人,排长刘喜良三处负伤仍坚持战斗,最后于薄暮时攻下南楼岭、葛斗山两高地。

  敌又以全力向南楼岭、葛斗山猛扑,遭到840团顽强抵抗,并遭到322高地守军的侧面威胁。于是又发动对322高地进攻,企图夺取我阵地,解除侧背威胁。日军丧心病狂,对322高地发射催泪瓦斯弹数十发,我守备部队以山草点火,将瓦斯冲入高空,我军中毒者甚少。从此我军取得了以火攻毒的经验。322高地的战斗,敌我都付出相当高的代价,成了相持状态。

  26日,敌又以主力进攻南楼岭和葛斗山,第27集团军总司令杨森命令第82师自尖山向东,第140师自麦市向南,会同自南向北的第98师、第134师乘夜合击南楼岭南窜之敌,双方激战一夜,日军虽伤亡甚大,但终于击退了中国军队,并继续向其既定目标平江南进。

  日,第134师在白沙岭一带受到南楼岭和进到朱溪厂附近日军的两面夹攻。为减轻该部压力,第140师奉命再度反攻南楼岭,第98师、82师则向南尾击。

  月30日,第33师团先头部队经龙门厂、长寿街在平江东南的献钟与从湘北南下的13师团奈良支队会合。第九战区则以第20军(第133、134师)由东向西、第8军(第3、197师)由北向南、第79军(第82、98师)由西向东对敌进行夹击,第140师固守麦市、九岭原阵地,断敌后援补给。至10月1日起,敌已被我截成数段。

  月1日,140师先后克复桃树港、麦市,断敌归路,并于麦市附近歼灭其一部。

  月2日,南进日军在第79军和第8、第20军的痛击下被迫撤退,奈良支队经平江、南江桥、广塔市一线师团主力从原路返回,经渣津攻向以东的修水,以救援在该地的第106师团。中国军队乘机转入追击,第140师奉令以幕阜山、天岳关为根据地,扼守苦竹岭、南楼岭,阻敌流窜,并以有力部队分向桃树港、麦市、南江桥袭击。3

  日,东路日军第33师团突破第133师的阻击,而后向龙门厂退却,然后以一部北返通城,主力则根据冈村宁次9月29日电令,经渣津东攻修水,策应在赣北陷入困境的第106师团撤退(由于第140师将修水日军向通城的退路完全阻断,33师团主力只得从修水向三都撤退,10月11日才绕道回到通城)。5

  日,第8军第3师收复包家岭,日军惧怕退路被切断,除收缩兵力、固守南楼岭外,急调留守通城之敌,乘汽车百余辆增援。6日,薛岳命令第20军、第3师、第82师务于10月9日前将长寿街、龙门厂、渣津一带残敌完全扑灭,然后向桃树港、苦竹岭、南楼岭扫荡。当日,南楼岭日军获得增援后,依托房屋及坚固工事顽抗,而北溃日军向第140师盖文岭阵地猛攻突围。我军几陷反包围中,几经苦战,第140师仍固守盖文岭,并于7日晨趁大雾弥漫之际攻克南楼岭,彻底截断了日军退路。同日,北溃之敌经南楼岭西侧逃回通城。其间,第79军98师也尾敌奈良支队猛击,6日在52军25师配合下克复平江,7日攻占南江桥,迫敌奈良支队于10日经月田退回原据点。第一次长沙会战鄂南方面战事胜利结束。

  第一次长沙会战,140师独力抗击日军一个师团,激战五日,迫使敌改变攻击方向, 140师继而又主动出击,攻占要道上的南楼岭,继续侧击、截击日军,使其不能完成奔袭任务,为会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战后,第九战区对参战部队战绩进行考评,140师以“确保九岭原阵地,三面受敌,独立支撑,断敌归路及补给,稳定鄂南全般战局”名列战绩“最优师”,这也是所有参战部队所获最高评语。为此,140师师长李棠荣获二等宝鼎勋章,840团团长牟龙光荣获四等宝鼎勋章,837团3营营长傅鼎臣(贵州金沙县人)、835团1营营长张承颜(贵州平坝县人)荣获六等宝鼎勋章并晋级为中校,837团团长徐定远(云南人,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以下荣获奖章奖状者达195人。全师在战斗中伤亡失踪官兵1631人,但被该师毙伤的日军更高于此数,据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在《湘北大捷》一书中载称:

  年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争取美、英等国的支持,提高中国的国际信誉,决定利用日军日渐疲惫和向国内调换部队之机,以经过一年整训的44个师为主力,由第二、第三、第五、第九战区担任主攻,其他6个战区担任助攻,发动攻势作战,“企图夺回重要据点 , 树立最后胜利之根基 ”。11月19日,军事委员会下达冬季攻势命令,规定自11月底和12月上旬在各战区分别展开攻势。

  崇阳和通城地处战略要冲,自武汉会战沦陷之后,一直是第9战区急欲克复的首要目标。日军侵占武汉后,在鄂南地区构筑起了一道以崇阳、通城为枢纽的防线,作为拱卫武汉的屏障。此时,这一地区由南京大屠杀的主凶第6师团驻守。其中,第11旅团驻守通城,第36旅团的第23联队驻守崇阳、羊楼司,第45联队驻守崇阳与通城之间的大沙坪。在日军中,第6师团与第3师团齐名,被称为“姐妹强劲师团”,是侵华日军的中坚。

  攻击兵团主力进攻通城,第27集团军第20军与第8军进攻崇阳。两个集团军在达成攻击任务后之后,南北对进,围歼日军第6师团。

  月5日,第15集团军总司令关麟征在接奉战区作战计划之后,决心以82师占领岳阳与通城之间的要道,监视和阻击岳阳之敌前来增援,以98师攻取大沙坪,以140师攻取通城。

  师在长沙会战之后,即与第82师及第98师面对通城占领阵地一线师团动态,曾对通城日军多次发起攻势。冬季攻势前的10月11日, 79军就曾以第98师与第140师两路夹攻通城,在大雨中与日军反复争夺通城外据点锡山、赛公桥等地,战况惨烈,日军伤亡千余人。

  这次再次奉命攻取通城,第140师师长李棠决定以837团攻击通城外据点高冲,以孤立通城守军;835团选定景山为攻击点,先自景山以东突入,再把景山与通城隔断联系,孤立景山,配合840团围攻通城;840团选定浚水西岸之葛蒲港及通城东山外之石臂寺为突破口,占领这两个重点后,即深入通城北郊配合835团围攻通城以北之高地。13日午夜,837团以第1营及第2营两面奇袭夹攻高冲,因为缺乏攻坚火力支持, 837团官兵只得乘夜匍匐至敌人碉堡前,将手榴弹强塞进机枪射口爆破碉堡,配属的82迫击炮连也猛烈射击支援。拂晓时837团已经攻占敌据点3处。840团则一股作气攻克石背寺据点,逼向通城城墙。835团向景山潜行,行到景山半腰时,不幸被日军查觉,遭到敌炮火的猛烈射击,第1营营长邓肇英左眼受伤失明,官兵也伤亡4、50人,8连一个轻机枪组在阵地上的四个人,不幸连人带枪被敌炮击中,血肉横飞,此种惨象更激起广大官兵对侵略者的痛恨, 835团官兵前赴后继,先后向敌发起三次突击,但我军恨无攻坚武器,无法接近城垣。天明之后,敌军更发挥其优势火力,140师攻击部队不得不暂时撤至城郊丛林地带暂避,并派出小股部队,破坏敌通往崇阳大沙坪的交通和通信设备。

  月14日,840团攻菖蒲港,因敌人工事坚固,我军虽猛烈强攻,终未能攻下,连长宋应槐阵亡,排长殷华、胡昆受伤,士兵60余人伤亡,损失严重。同日,日军第6师团一个大队进逼高冲,837团第1营占领公路旁侧要地,准备伏袭。下午3时日军以轻装甲车4辆带头浩浩荡荡奔向高冲,第837团第1营潜伏路旁,在战车通过之后突然以猛烈火力急袭,日军秩序大乱,死伤枕藉。后续部队在战车掩护下向第837团第1营反击,但急切之间难以展开部队攀登高地,只好龟缩路边狼狈仰射,且战且退。次日日军在战车掩护下再度全力进犯,第1营寡不敌众,且战且走。徐定远团长率第837团主力阻击,才将日军击退。

  日,日军由岳阳调一个大队赶来增援。到达岳阳之湾头附近时,遭到我82师伏击,连战两日,以失败退回原地。

  在援军被我断绝以后,通城内日军第11旅团完全孤立,只有凭借城防工事死守不出。但我140师官兵在毫无炮兵支持的困境下轻装攻城,遭日军集火射击,伤亡也甚重。李棠师长见攻城不利,援军无望,日军又随时可能出城与其援军形成夹击,第140师反而处于不利处境,只好率部逐次后撤到通城东南丘陵地带,与敌形成对峙。

  月20日,第140师奉战区电令对高冲再度发起攻势,但日军已经严密布置,而且据点坚固,我军强攻必遭重大损失,夜袭均被击退,一连数日,攻击仍然无法奏效。

  日,崇阳日军约3千人沿崇通公路南下,837团退至高冲东南原阵地,相机作战,通城敌军出击接应,与835团战至日暮,835团也撤至原阵地,与837团联系,以期打击再图进犯之敌。

  日上午,增援之敌协同通城日军,在三架飞机掩护下向140师进攻,我军凭借坚固的既设阵地沉着应战,双方死伤均重,午后形成胶着状态。下午3时许,南翼通城日军突然出击,抢渡浚水时,遭我840团第1营猛烈射击,敌金田炮兵大尉被击毙,敌步兵300余人过至浚水东岸,我诱其深入到斗米山附近予以伏击,日军大败,在炮兵掩护下溃回通城,其北翼日军亦迅速撤回通城郊区。此后通城当面战况陷入沉寂,140师乘机休整待命,以备再战。

  年1月1日凌晨,140师奉到战区命令,主动再攻当面第11旅团。140师乘日军疲困疏于防备之际,占领了通城周围的杜婆岭、张家山据点。1月2日,奉薛岳命令,各种攻势牵制目的已达到,140师即停止攻击,回复原态势。

  日军占据此地后大力经营,以镇中的市街为核心阵地,各村落及主要山头都建有独立据点,构成防御主体。以大量的梅花点式的小支点组成一个庞大的防御体系,各支点均密布机枪、掷弹筒、迫击炮及轻型自动武器,组成细密的交错火网。山炮集中于核心阵地,四面支持。大沙坪外围的田家岭、桃源岭、桂口市、石城湾亦布置成独立据点,形成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第6师团以第36旅团负责崇阳,大沙坪防务。旅团司令部驻大沙坪,其45联队布防于大沙坪至铁柱港之间。

  月15日开始,98师向大沙坪发起攻击, 292团第1营一度冲入大沙坪街市,遭日军阵地交叉火力射击,伤亡惨重。

  16日中午,292团力克田家岭,并击退敌多次反攻,在大沙坪前站稳脚步。同日, 140师835团奉命向大沙坪推进,并占领西侧徐家、崇南亭一线团取得联络,对大沙坪日军形成夹击之势。73军也奉命转向大沙坪。

  月17日,日军大举反攻田家岭, 18日中午田家岭失守。战况不利。薛岳连续两次亲自电线军军长彭位仁立刻向大沙坪进发,并指定第77师先以两个团由师长柳际明率领会攻大沙坪。77师奉令兵分三路,第230团向大沙坪推进,第229团攻击石城湾,第231团攻击桂口市。

  日8时,第230团由桂口市以北通过公路,与第98师取得联络,侧击杨家的一个日军中队。日军退往桃源岭,第230团一路追击,在桃源岭下占领阵地。

  12月18日,大沙坪方面攻势进入胶着状态,薛岳于当日深夜严令关麟征督责所部限期攻克大沙坪:“第140师与第98师各一部应于19日前攻占大沙坪,其有功官兵论功行赏,如徘徊不前进攻不力而有误战机者按法议处。”关麟征接到电令后,立即转给79军。此时第98师困于大沙坪外侧高地间,而且部队在山丘据点间展开正面过小,向前突进势必遭到日军据点交叉射击,师属迫击炮营又无力铲除这些碉堡据点。夏楚中军长虽然清楚部队的艰难处境,但是战区的严令不能不执行,只好命令第98师与第140师第837团,第77师第230团同时多点进攻,以期达到突击效果。

  月19日,第98师全力猛攻,王甲本师长集中所有迫击炮掩护第293团第3营攻击胡家祠据点,但第3营虽然冲进胡家祠,但被相邻据点侧射而立足不住,不得不退出。晚8时,第79军得知日军原驻崇阳方面的23联队主力已经转运大沙坪,王甲本师长急忙构建预备阵地,以防日军反攻。

  月20日午夜,第79军集中5个团全力向大沙坪向心攻击。1时第837团第1、第3连由徐家渡过隽水冲进大沙坪,驱散日军位于河堤的警戒部队后开始破坏河堤障碍,希望能为大军开辟通路。日军碉堡与田家嘴方向日军两面夹射,国军伤亡惨重,第1营于是转向冲上田家嘴,逐退守军。第98师第292团第1连再度冲入大沙坪街市口,又被日军夹射,被迫退出。第2连则误入地雷区,连长触发地雷阵亡。第292团主力则冲锋攻上田家岭,遭到日军多面侧射,牺牲甚为惨烈,第293团第3营在胡祠方面的攻击更为凄惨,第9连在攻击中全连覆没,官兵无一生还。

  月20日,27集团军总司令杨森电令第77师以主力协攻大沙坪,但日军凭借碉堡、炮楼顽抗,77师也无法推进。

  月21日,第140师师长李棠严令第837团徐定远团长应不顾牺牲,务必克复大沙坪。第77师师长柳际明也再将刘士伟第231团投入大沙坪围攻战。徐团长与刘团长协商,决心两团协力,集中所有的迫击炮与第77师的1门平射炮摧毁徐家东北高地日军碉堡、工事,为进攻部队扫除障碍。之后再以3个连敢死队冒死猛冲,冲过敌碉堡间的狭窄正面占领日军工事,攻下大沙坪。21日下午4时,两团集中迫击炮与平射炮一齐猛轰日军碉堡,之后第837团第1连、第3连与第231团第7连跃出阵地,向日军碉堡挺身冲锋。徐家周围的日军阵地线第一圈地堡被国军炮火轰击后部份残毁,敢死队拼死冲进这些地堡与日军白刃血战,日军抵挡不住,慌忙向第二圈核心阵地退逃。敢死队继续冲锋,但是日军第二线早已有备,在碉堡内以优势火力向外扫射,第一批敢死队在火网交织下全队覆没,队长姚家熙壮烈殉职。徐团长马上挑第二批敢死队再行冲锋,前仆后继,在火网下再度伤亡殆尽,队长向炯超重伤,被战士拖下火线团刘士伟团长见攻击不利,部队伤亡惨重,悲愤填膺,于是振臂高呼,亲自率队向街市冲锋。第231团官兵见团长带头冲杀,士气大振,抄起手中的步机枪、手榴弹随团长冲上日军位于街市口前的土碉堡,硬是用手榴弹将堡内日军炸死,连续占领两座土堡。但冲到第3座砖砌碉堡前时手榴弹却失去效用,牺牲官兵的忠骸在敌碉堡前横倒一地。囿于攻坚火力的不足,我攻击部队顿挫于大沙坪街市之前,在敌火下无从前进,部队牺牲惨重,仅第77师投入大沙坪攻势的两个团在20日与21日两日之内即伤亡官兵1040人。

  月22日,日军23联队逼近桂口、石城,兵分两路南进,79军只好暂停大沙坪方面攻击,以第77师及第140师第835团,第79军补2团面对桂口市方向占领阵地准备迎战,第98师则以第292团及第293团在田家岭赶占阵地,策应第77师。140师837团移至公路以东地区,占领峨眉岭,与77师确保联系,阻敌南窜。正赶建阵地之际,薛岳亲电夏楚中,令第140师第837团抽出北开通城归建,所遗任务由77师接替。但当时77师正与增援之敌激战,不能履行命令。79军乃以837团占领大围、乌龟嘴、堰市一带阵地,协同77师击退当面之敌,该团任务至24日拂晓才交割完毕。

  日拂晓,第23联队1个大队乘浓雾弥漫之际乘隙冲进大沙坪。夏楚中军长见日军合流已难阻止,只好放弃突出据点,停止攻击。第一次大沙坪围攻至此结束。

  月25日,第九战区重新调整部署,命令73军77师向杨家畈、崇南亭、乌龟嘴挺进,争取侧击第45联队侧翼,策应大沙坪方面攻势。12月26日,电令第20军、第73军、第79军限期克复大沙坪、桂口市。并以电话通知各军长援军已到,第3师在仰天窝,第19师到七石岭,各部应排除困难,努力猛攻。

  日夜,薛岳电线师837团再度被投入攻势,夏军长以第837团配合第82师第244旅破坏大沙坪、桂口市、羊楼洞之间的交通,使第23联队与第45联队不能互为呼应。至于大沙坪核心阵地则以新到的生力军第82师第492团主攻,第82师第491团负责进攻桂口市。

  月26日,崇阳方面47师团凑出1个大队突破第133师,第27集团军无意强攻崇阳,令第133师退避。崇阳与石城湾之间的道路又被日军夺去。

  月27日第82师主攻桂口市的第491团一举突破到桂口市当面金城山北端,大沙坪当面的第492团攻占牛角尖。第98师补充团连克石机头,虎形山及沙塘等据点,第140师第835团则攻占大獐山,继续向铁柱港攻击前进。

  日中午,关麟征认为大沙坪当面攻击部队兵力分散,电线团调往大沙坪当面,桂口市由第77师负责进攻。深夜2时,第23联队由石城湾、桂口市全力反扑,第15师与第229团全线团继续向白沙岭日军据点进击,抢占岭上日军土堡两座。第77师第231团此时则再度占领桃源岭阵地。

  日傍晚,第77师第229团持续对石城湾与白沙岭发动攻击。29日拂晓,第229团迫近石城湾阵地的城防铁丝网带,但是缺乏工兵作业,无法继续推进。日军以大队级兵力反扑,遭第229团迎面击退。30日,第77师调整布署,第229团由石城湾正面抽回,改向桂口市行牵制攻击,第231团继续在桃源岭与日军激战,第230团则向崇南亭攻击前进。

  月28日,第70军开到崇阳大沙坪之间。薛长官立即将第70军投入石城湾,大沙坪间的攻击战。李觉军长以第3师向大沙坪,桂口市之间攻击前进,第19师向石城湾攻击前进。但是第70军依然没有带来急需的攻坚炮和工兵。第19师一开抵桂口市大沙坪之间,发现日军第23联队正以汽车运送半个大队前往大沙坪,并以战车2辆掩护。第19师立予截击,将该股日军击退。第3师则向桂口市攻击前进,在周家祠、王家、易博士岭一带与日军争夺据点。

  月29日下午,第98师补充团在激战后力克铁柱港,歼敌200余人。通城日军意图窜向大沙坪,被第98师三路伏兵冲杀打退,溃回通城。第140师第837团攻占乌龟嘴。夏楚中军长见大沙坪外围据点扫除差不多了,于是将第837团集中在大沙坪东南的峨嵋岭,第82师第246旅占领大沙坪西南的牛角尖阵地,准备一举围歼大沙坪内的第45联队。第九战区此时已在通城,崇阳周围集中了4个军部,9个步兵师,官兵近6万人,而大沙坪、桂口市、崇阳等地仅日军第36旅团的第23联队和第45联队约8000人而已。只是第36旅团凭险据守在布置良好的阵地之内,而且火力强大,国军虽然兵力庞大,但是分散在日军各据点之前。第20军在崇阳白霓桥方面全无进展,进攻消极,第73军第15师、第77师,第70军第19师与第82师第244旅集中在桂口市、大沙坪之间,第98师与第82师第246旅在大沙坪当面,第140师则在通城当面。薛长官决心对指挥官再作调整,统一攻击部队再次全力进攻。12月30日,薛长官下达电令重新分配攻击任务,以第70军李觉军长统一指挥第20军与第19师主攻白霓桥、崇阳城、石城湾。第73军彭位仁军长指挥第73军、第140师第835团、第3师及第82师第244旅负责石城湾、大沙坪、桂口市之攻击。第79军夏楚中军长则指挥第140师主力、第82师第246旅、第79军两个补充团及第98师攻取通城。

  彭位仁军长奉命指挥大沙坪围攻战之后,仍以第15师负责攻击桂口市,第77师则再度指向桃源岭、崇南亭及田家嘴。原本已经在大沙坪正面就位,但疲乏不堪的第98师,则转向通城方面,配合第140师向敌攻击,变相地抽出战场休息。

  月30日,第19师一股作气攻进石城湾,力克石城湾车站。日军退入边缘据点坚守,第19师缺乏用以攻坚的重兵器,对这些躲在碉堡中的日军一筹莫展。

  月31日,第82师第244旅再克田家岭,取得大沙坪方面的攻击跳板。彭位仁军长以第77师及第82师第244旅开到大沙坪两翼,准备以生力军的锐气,一股作气攻克大沙坪。第3师及第15师也在桂口市当面集结。各师均将师中数量可怜的所有迫击炮集中起来,准备一举突破。

  日晚间9点,彭军长发出攻击讯号,第3师、第77师、第244旅官兵在夜色中自阵地跃出,向日军碉堡奋勇冲锋。第77师以第230团策应,第229团强攻桃源岭,第231团直取崇南亭。第140师第835团攻击田家嘴,第3师在第835团的掩护下以第9旅冲上易博士岭、芙蓉岭。第82师第244旅力克田家岭之后,与逆袭日军反复争夺,战况惨烈。

  年元月1日晨,第835团陆续攻占路边黄、近口铺,转而侧击崇南亭。第77师第229团奋勇冲上桃源岭与日军血战,第231团冲进日军在崇南亭的核心据点中,白刃冲杀,反复争夺。第231团3度冲进日军据点,但均遭集火打击退出。主攻桂口市的第3师第9旅猛烈进击,连克易博士岭、芙蓉岭,日军大举反扑,两军在芙蓉岭前展开惊天动地的肉搏战。芙蓉岭在1日拂晓一度失守,但在夜间11时又被国军夺回。第15师第43团在1日午夜1点潜进白沙岭,破坏障碍物。拂晓日军遁入碉堡中顽抗,第43团硬是以手榴弹与剌刀将日军从碉堡中挖出,于1日下午3时力克白沙岭。4时日军以2个中队级炮兵掩护反扑,白沙岭又失。夜间9点第43团分途围攻,猛烈冲杀,再将白沙岭夺回。日军残部据王家牌楼据点,第43团屡次攻坚均未得手。第43团先头营王营长亲率步兵1连附迫击炮两门绕攻桂口市,王营长到桂口市后先以60迫击炮轰击日军,步兵连突进到街市南口,日军据点与游动轻战车组织浓密火网才将该连挡下。第44团主力于下午2时攻抵桂口市街南端,也被日军火网挡住。该团见攻坚无望,只好转向破坏石城湾、桂子口之间公路。

  元月2日下午1时,彭军长再下总攻令。但各路攻坚部队已达能力之局限。桂口市当面的第15师第43团第1营张定华代营长见攻坚无望,营内官兵伤亡甚重,绝望之余亲率残部向日军砖碉冲锋,被扫射重伤。第43团仍然无法攻克桂口市。第77师229团于3日拂晓将桃源岭西侧据点完全占领,日军在飞机掩护下以半个大队反复冲锋,柳际明师长以第230团第2营顶上,该营白刃出战,猛然冲进日军之中混杀,激战半日之后第2营干部死伤殆尽,士兵伤亡200余员,第2营基本上已经不存在了。第231团在3日拂晓力克虎形山,随即向崇南亭侧面冲击,但是日军火网浓烈,又将第231团挡下。第77师达到攻击力量的最后限度。

  元月3日3时,第3师第9旅突破桂口市金城山据点之外围障碍,日军退入碉堡抵抗,悲剧重演。我军战士的剌刀手榴弹冲不破日军碉堡,攻势在金城山据点前僵止。第82师第244旅在攻占田家岭之后,也无法往大沙坪再踏一步。

  元月3日下午6点,薛长官见攻击僵滞,再度下令更改作战序列: “第140师第835团与第82师主力(附第4军迫击炮营)均归第82师罗启疆师长指挥专攻大沙坪,第20军着归杨副长官直接指挥。第70军、第73军归李觉军长指挥。第70军、第73军可先攻掠桂口市之敌,再歼大沙坪之敌。并令第70军、第73军、第20军等三军均应受李觉军长统一指挥。”第二次大沙坪围攻战结束。

  第70军指挥所于元月5日到达团山湾。李觉军长到达前线之后巡视前线部队状况,颓然发现担负主攻的第82师只有配属的第98师炮兵连两门平射炮,而且炮弹几乎用完。第4军迫击炮营则需延到7日才能开抵。李觉军长急电薛长官请示,薛长官电话命令李军长立即督率部队进击。李军长无奈,只好于元月3日夜间发出攻击讯号,在稀疏的迫击炮一阵射击之后,疲乏不堪的官兵们再度跃出阵地,向日军碉堡猛扑而去。

  元月3日夜间,第15师第43团与第44团各一营夜袭桂口市,在桂口市街头与日军碉堡守军驳火。4日拂晓汪之斌师长转移主力围攻汪家牌楼,强攻一整天仍无法攻克。第77师第230团1个营夜袭大沙坪街市,再被敌碉堡火网所阻,日出之后退回阵地。第229团在桃源岭侧与日军血战,毫无进展。第82师第244旅在田家嘴将日军一部冲退,第140师第837团则被据点绊住,无从推进。

  元月3日11时,薛岳再度变更布署,以第73军彭位仁军长指挥大方面的第82师第244旅及第140师第837团。李觉军长专指挥石城湾、桂口市一带的攻势。但攻击部队此时已是强弩之末,无力再为突破。

  元月5日,第77师第229团继续向桃源岭西侧冲击,激战终日,进展甚微。第230团1个营在大沙坪南街市口恶战,突破铁丝网区并且死据突破点。日军拼命反扑多次,均被击退。第230团力克崇南亭前狮型山顶土碉据点。第82师包围日军在田家嘴附近的碉堡多座,但是协攻的第98师炮兵连则因弹药不足,无法再次配合攻坚。

  元月6日早上10点,李觉军长视察第82师的攻击准备,非常失望。好不容易调来配属第82师的第4军迫击炮营,只有82迫击炮9门,炮弹只有340发!李觉军长明白以这种炮兵规模,实不可能完成攻坚任务。李觉遂 “以围攻大沙坪无重炮摧毁工事,徒以血肉攻坚,实属无谓之牺牲。大沙坪为敌重要据点,其附近之百花园、魏家大屋碉堡棋布,副防御层叠,设置工事坚固,攻掠困难。桂口市为敌次要据点,兵力较弱,攻取容易,基于上情,拟先将桂口市之敌歼灭,削弱敌之外围而围困之……此意见具申,经薛长官电准。”

  李觉军长报准暂停大沙坪攻势之后,即以第19师正面强攻桂口市,第3师与第19师第56团向崇阳方面警戒,截击来敌。第77师与第82师第244旅仍在大沙坪当面牵制第23联队。第15师则协力桂口市之攻势。

  元月7日,各围攻部队重新布署完毕之后重新出击。第15师、第77师、第3师、第19师、第82师均向当面之敌发起攻势,但是完全没有进展,攻坚各部已经精疲力尽了。日军在龟缩碉堡消耗国军半个月之后,第23联队集中两个大队左右兵力指沙坪意图解围,但其疲惫程度一样也已达极点。元月8日早上8点第3师发现第23联队由桂口市,石城湾窜向大沙坪,李觉军长获报之后,立即以赵锡田师长统一指挥第3师及第19师抵御来敌。赵师长立即面对45联队展开第17团及第18团阻击,日军以炮兵掩护猛烈进击,赵师长沉稳指挥阻击,并大胆将第19师第55团、第56团1个营及第3师第15团运动到神口方面第23联队的侧翼,成功地将第23联队拘束在桂口市外围。第19师唐伯寅师长为一举歼灭此敌,于9日午夜以第57团夜袭桂口市,意图乘虚袭取敌后,但第57团依然无法突破日军的坚强据点,但日军已警觉其不利态势。9日晚上第23联队又全部退回桂口市、石城湾与国军对峙。第15师第43团1个营追击到桂口当面,又被外壕与侧防火力挡下。这是国军最后一次进攻桂口市。8日下午第45联队静极思动,向当面国军发起试探攻势,遭第140师第835团击退。

  元月7日,国军各线进攻部队实际已经停止攻击。薛岳明白部队已经尽了全力,只好电令第79军、第20军、第73军、第70军及第4军以工兵营为主,编组交通破坏队敌后游击,大沙坪围攻战结束。

  崇阳通城战役参战部队第20军、第70军、第73军与第79军于战役期间共计伤亡官兵达15496员,其中阵亡官兵6185员(含军官240员),第73军与第79军的伤亡人数均在4000员以上。战役期间毙伤日军4000人。战后国军仅以交通破坏队游击敌后,野战军撤回湘北整补。

  国民革命军陆军独立第34旅(陆军预备第13师、第82师)抗日战争征战记

  1938年6月,日军沿长江两岸向武汉发起进攻,7月25日,日军占领九江,8月24日又攻陷瑞昌,8月23日,执行机动作战任务的汤恩伯第31集团军(辖13军、85军、98军)奉令调至瑞昌富池口以西阳新、大冶、黄石...

  抗日战争(中国抗战史) - 历史的世界 - 合肥论坛 - 合肥人上合肥论坛 安徽第一...

  当日,南怀化守军阵地被日军突破。配合正面防御部队反击日军的第35军两个旅,越过云中河,将南怀化日军后方旧河北村日军大部消灭,在日军增援部队的反击下,退回忻口以南的金山铺休整。又令深入日军翼...

本文链接:http://vinyld.com/fangkongzhanyi/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