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防控体系 >

治安防控管理与大数据概念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防控体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是一篇关于治安防控管理与大数据概念的文章,我国公安部门对治安管理权限范围的界定为居民户籍管理、社会秩序的维护、社会危险源的控制和监督、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与预防以及群众性质聚集活动的监管。

  在公安部所设全部部门机构中,治安管理局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治安管理局的互联网官方主页①,可以醒目地看到其机构职能,概括来讲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对各地公安部门的相关工作进行监管;第二:协调各个警种部门之间工作;第三:对各级公安机关的工作作出指示;其详细职能分配如下述几点:

  制定治安防控工作的相关政策条文和相关规定;对地方公安部门开展治安防控工作的合法性、有效性进行监督和管理;监督、指导地方公安部门对国家政府部门、企业团体、社会团体和重大建筑和工程设施、公共基础设施以及大规模群众性质的集体活动予以有效保护;监督、指导地方公安部门按照法律规定对居民身份证、管制刀具、民用火药和弹药以及有毒化学物质的管理工作;监督、指导地方公安部门依法对易燃易爆等物品的安全管理工作;规范、指导保安服务业的监管工作;指导并协调公安派出所进行警务工作;指导并组织具有群众性社会治安的防治工作;监督、指导当地公安部门依法对示威、游行等集会性质活动的管理工作;指导特警队以及巡警队等建设工作;监督、指导社会重大治安问题的处理工作。

  根据上述对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具体职能描述可清楚认识到,我国公安部门对治安管理权限范围的界定为居民户籍管理、社会秩序的维护、社会危险源的控制和监督、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与预防以及群众性质聚集活动的监管。

  从治安管理局的职能来看,笔者认为对于“治安防控”,可将其本质对象认为是国家法律条文中规定的与国家和社会安全、社会公共管理、社会公众秩序、社会公众团体以及公民人身权利,以及对破坏公共秩序等行为和刑事、行政处罚的一种社会活动准则,这种本质对象应该是涉及社会活动的相关行为和现象。十八届四中全会上,党中央要求加快速度进一步完善治安防控体系,要求中提出“应不断发现、更正我国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存在的问题,使其逐渐完善,从而能够有效地对我国公民的人身和财产进行保护”[11]。社会治安防控工作意义重大,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以及社会的和谐密切相关,同时在很大程度上推进了我国小康社会的建设和发展,是我党高度重视的工作。

  综上所述,由于社会治安防控过程中防控方式与打击手段的多样性,公安部门毫无疑问是专门维护社会治安的机构,也是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不可替代的一环,在体系中起着核心和绝对的引导作用,可以将治安问题归结为社会问题,一方面治安问题来源于社会,另一方面,治安问题是社会问题的直接体现[12]。因此,进行社会治安防控管理建设时,应最大程度上调动社会广大群众的热情,充分利用广大群众这一关键且丰富的资源,使其能够积极参与进来,这样,社会治安防控方式将得到极大地丰富,如监控、预防、打击、教育、处罚等手段。构建社会治安防护体系的主要目标和建设初衷为实现对社会大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有效保护,紧紧围绕这两个基本出发点,才能保证社会防护体系建设和运行的正确性。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治安防控体系不仅可以有效维持社会秩序,而且能够及时在社会秩序紊乱时进行恢复。因而,可以将我国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定义为:

  以国家公安部门为主体,国家相关法律条文为依据,以最大程度上对公众生命财产安全进行保护为目标,采取相应的手段和措施,合理、高效地利用警务以及社会资源,以实现对社会治安的有效防控的工程。2015 年 9 月召开的全国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工作会议要求,各级公安机关不断创新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切实提高维护公安安全能力水平。在公安机关日常的基层实战中,怎样才能将这一要求落实到位,补好每一个安全漏洞、补齐每一块安全短板,有效防范、化解社会公共安全风险,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警务大数据的前身其实就是警务信息化,相对于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概念,警务信息化在更早时候就被提出。1990 年,我国开始意识到警务信息化的重要性,并将美国情报中心作为参考,着手对我国犯罪中心进行建设,并取得了可喜的效果。如 1999 年秋季,借助互联网平台将犯罪信息进行全网公示,并在全国展开了网上追逃行动对犯罪嫌疑人首次进行网络追捕。期间抓获在逃嫌疑人超过 23 万,成效空前[13]。在 1999 年 1 月,国家政府部门宣布将实施“金盾工程”,以此来推动我国信息化建设。2006 年,该工程竣工后通过了国家政府部门验收。至此,公安部门基本达成了规划中提出的“信息基础化设备较齐全,信息应用范围较广泛,一定的警务工作可以在全国内实现办公流程信息化”的目标[18]。2008 年,公安部启动了“金盾工程”二期建设,通过进一步加强信息化建设提升公安部门工作效率,促进警务创新。2015 年,二期工程顺利完成了验收,在社会信息资源以及公安信息采集、共享等方面实现了信息化,建成了相对完备了公安信息化应用体系。这是现阶段我国警务所取得的最新成果,是我国建设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的前提和基础。关于形成指导理论方面,在建设“金盾工程”的过程中,我国各级警务部门响应国家召唤,积极落实警务信息现代化战略目标,各地警务部门提出“科技警务”、“现代警务”等新名词。在 2014 年,吉林警察学院院长最早创造了“大数据警务”这一名词,使公安业务与大数据紧密结合在一起。根据他的观点,大数据警务应对信息进行全方位的采集,并将其进行有效地整合,并采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对数据进行深层次挖掘和智能分析,形成具有一定参考价值的信息,并对警务工作进行指导。这是警务信息现代化和应用高端化的结合。通过相关理论证明了大数据在推动警务工作实现体制改革、维护社会和谐以及社会公共秩序等方面存在无限潜力。此后,我国学者针对大数据警务开展了多方面的研究,提出了“大数据警务信息战略是大数据警务模式的前提和基础,包括情报信息的采集、分析处理以及应用;大数据安全战略是大数据警务的核心组成,由大数据运维的稳定性策略以及大数据打击违法犯罪、反分裂策略等构成;大数据公共服务战略是大数据警务的最终目标,主要包括大数据公众服务策略、大数据教育服务策略以及大数据公共基础设施服务策略等”[14]。

本文链接:http://vinyld.com/fangkongtixi/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