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防空驱逐舰 >

解放战争时海军起义的舰名!

归档日期:11-15       文本归类:防空驱逐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945年抗战胜利后,海军从投降日军手中接收了大量“降舰”,并以“战胜国”的名义获取了大量日本的战争赔偿,其中就包括大量的海军舰艇。此外,加上还从英、美、法等西方国家获得了不少先进舰船和自建的部分军舰,据1948年刊出的英国《世界舰船年鉴》统计计算,当时海军拥有各型战斗舰艇112艘、辅助后勤船80余艘,成为当时整个亚洲最为强大的海上力量。但是由于各种原因,这些力量在内战中并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成为了这场战争的“看客”。

  “丹阳”号驱逐舰。从舰艏方向看硕大的日式双联装5英吋主炮清晰可见。本舰为原日本甲型‘阳炎级’驱逐舰雪风号。1947年7月6日在上海移交海军。接收字号为‘接1’,是第一艘日本赔偿舰。

  “丹阳”舰于1951年时的照片。请注意其舰艏主炮仍是日本式的双联装5英吋炮;舰身则是美军二次大战驱逐舰的标准涂装。

  1964年12月14日,“丹阳”舰参加台湾“武昌演习”的照片。主炮已换成美式单装5英吋炮。三门舰身涂装方式亦改为与现在的驱逐舰类似。

  “华阳”号驱逐舰(原日本改丁型‘改松’级或称‘称橘’级驱逐舰‘茑’号)。图为1947年投降日军驶该舰前往上海移交海军的照片。

  “信阳”号驱逐舰(原日本改丁型‘改松’级或称‘称橘’级驱逐舰‘初梅’号。1947年7月6日在上海移交海军)。图为泊于台湾基隆港1号码头的“信阳”舰

  难得一见“信阳”舰的舰艏近景,日式驱逐舰风格一览无疑。当时正泊于台湾基隆港。右舷靠泊两艘江字号“昌江”与“珠江”号炮艇

  “沈阳”号驱逐舰(原日本一等峰风级驱逐舰‘波风’号。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

  “宵月”舰于1947年8月30日在青岛以第三批赔偿舰身份移交给中国海军。中国接收后更名为“汾阳”号

  “惠阳”号驱逐舰(原日本丁型‘松级’驱逐舰‘枫’号。1947年7月6日在上海移交海军)。图为在台湾淡水沙滩上搁浅的“惠阳”舰

  “惠安”号海防舰(原日本二战海防舰‘御藏’甲型‘四阪’号。1947年7月6日在上海移交海军)

  1947年7月,图中左前方的驱逐舰“雪风”与右后方的海防舰“惠安”武器皆拆卸一空,并泊在港内等待移交给中国(世界舰船杂志)

  “正安”号海防舰(原日本海防舰‘御藏’甲型‘屋代’舰。1947年7月6日在上海移交海军)

  “营口”号护卫舰在上海时的留影(原日本海防舰第一号丙型‘海防第67号’舰。于1947年7月6日在上海接收)

  “潮安”号护卫舰(原日军‘海防第107号’舰。于1947年8月30日在青岛接收)

  “黄安”号护卫舰(与‘潮安’号护卫舰同级)起义投诚我军抵达连云港后全舰官兵在舰上留影

  “接12”号护卫舰(原日军的‘海防118号’舰。1947年7月31日在在上海接收)

  “接14”号护卫舰(即原日军的‘海防198号’舰)。图为“接14”号舰1947年7月31日在上海移交前。

  “接14”舰(海防198)于1949年5月在上海撤走时未及拖走被我军缴获。后成为我军的“西安”舰。

  “固安”号护卫舰接收时被撤除武装的照片(原日军海防舰择捉甲型‘隐岐’舰)。

  1949年9月16日,“固安”舰停泊青岛修理时被我军缴获。后成为我海军编号“218”的护卫舰“长白”号

  “泰安”号护卫舰(原日本海防舰第二号丁型‘海防第104号’舰。1947年8月30日在青岛接收)。

  舰艏编号“70”的“永靖”号护卫舰于1962年的照片(原日本舰队布雷舰‘济州’号。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中国。本舰虽原为布雷舰。但于1953年改为护卫舰)。

  “同安”号护卫舰(原日本海防舰第二号丁型‘海防第198号’舰。1947年7月31日在上海接收)。

  “新安”号护卫舰(原日军‘海防第205号’舰。于1947年7月31日在上海接收)。

  来台后编号“77”的“临安”号护卫舰(原日军海防舰择捉甲型‘对马’舰。于1947年7月30日在上海移交)。

  来台成军后编号“72”的“成安”号护卫舰(原日本海防舰第二号丁型‘海防第40号’舰。1947年8月30日在青岛接收)。

  准备移交的“吉安”号护卫舰(原日军‘海防85号’舰。1947年7月31日在上海接收)。

  接29”号辅助布雷舰(原日本‘测天’级辅助布雷艇‘黑岛’号 。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

  1949年2月22日,“接29”号在青岛大修时起义失败后被枪决的“接29”号舰长刘建胜

  “扫201号”辅助扫雷艇(原日本由拖网渔船改装之辅助扫雷艇‘扫海第14号’。于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

  1949年2月11日,“扫201号”辅助扫雷艇在长山岛起义投诚我军。图为我军上舰检视舰艏装备的一门.40机关炮。“扫201号”后改名“秋风”号在我海军服役到1976年

  “扫202号”辅助扫雷艇接收当时情景(原日本由拖网渔船改装之辅助扫雷艇‘扫海第22号’。于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

  “扫203号”辅助扫雷艇接收当时情景(原日本由拖网渔船改装之辅助扫雷艇‘扫海第19号’。于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

  靠泊基隆港待修状态的“辽海”号训练舰(原日军‘海防第215号’舰。于1947年8月30日在青岛接收)。

  “雅龙”号猎潜舰(原日本驱潜艇‘9号’。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给中国)。

  1954年5月17日,参加鲠门岛海战后回航入港的台军“雅龙”舰。已换装美制3英吋主炮

  全身迷彩涂装的“富陵”号猎潜舰(原日本驱潜艇‘49号’。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给我国)。

  “庐山”号登陆舰(原日军二等103型‘第172号’登陆舰。战后曾担负撤日侨回国的任务。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给中国)。

  原日本“第16号”输送舰战后解除武装担任输送任务景,次年该舰赔偿中国即为“武彝”号武装运输舰

  1955年时的“武陵”号运输舰(原日本粮食运送舰‘白崎’号。1947年10月4日在青岛移交给中国)。

  “长治”号浅水炮舰正面景(原日本内河炮舰‘宇治’号。1945年9月13日本舰由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将军在上海江南造船厂亲自接收成军)。可见舰艏主炮尚是原来的日制双联装4.7英吋主炮

  抗战时的日军“安宅”号浅水炮舰。主桅已经改造成三角桅了(1945年9月17日交由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接收成军。命名为‘安东’号)

  “安宅”号(‘安东’号)是由美军先接收再转交中国海军的。图为美国水兵正在降下太阳旗升上星条旗

  1949年4月23日第二舰队起义。“安东”舰由舰长韩廷枫带领起义投诚我军

  1948年“咸宁”号浅水炮舰正泊于定海(本舰原为意大利海军驻华之布雷舰‘Lepanto’号。日本投降后的1946年3月8日于舟山岛由中国海军接收)。

  1949年11月29日,“永济”舰在四川防御我军朔江攻川时在舰长李世鲁中校带领下起义投诚后成为我海军的“湘江”号江防炮舰

  “江犀”号炮艇于1947年的官方照片(此艇原为日本海军在中国扬子江内使用的内河炮艇‘伏见’号)

  “江犀”艇于1949年4月23日在南京随第二舰队其它舰艇一同起义投诚我军。后更名为“涪江”号。

  “法库”号浅水炮艇(原为法国在华浅水炮艇‘Balny’号。戴高乐的自由法国政府于1944年9月28日同意将该舰赠予我国)

  1931年完工时的“英德”号浅水炮艇(原为英国海军驻华之浅水炮舰‘Falcon’号。1942年3月由英国政府宣布将该舰赠予我国)

  1932年时的“英山”号浅水炮艇(原为英国海军驻华之浅水炮舰‘Gannet’号)

  1933年完工时的“英豪”号浅水炮艇(原为英国海军驻华之浅水炮舰‘Sandpiper’号。1942年3月由英国政府宣布将该舰赠予我国)

  “伏波”号巡防舰(原英国海军‘Flower’级巡逻舰‘Petunia’号。国民政府1946年1月12日在英国朴次茅斯军港接收回国)

  “重庆”号轻巡洋舰抵达南京下关江面时景(本舰原为英国海军地中海舰队的轻巡洋舰‘Aurora’号。国民政府1948年5月29日于英国朴次茅斯军港接收回国)

  1949年2月24日夜,停泊在上海吴淞口的“重庆”舰突驶往山东烟台起义投诚我军。然后转往葫芦岛伪装隐藏以避免空军的追击。图为起义后“重庆”舰官兵拉起自制的白地红星旗

  起义后,我军代表苏权与舰长邓兆祥少将检阅“重庆”舰仪仗队。注意仪仗队的英式海军陆战队式制服

  “灵甫”号护航驱逐舰(为纪念1947年阵亡于孟良崮的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而命名。原为英国海军‘Hunt’级护航驱逐舰‘Mendip’号。1948年5月29日在英国朴次茅斯军港接收返国)

  1971年时的“灵甫”舰。此时早已是物是人非了,往昔的“灵甫”现今已是以色列海军的“Haifa”号了

  根据美国会512号公法,初接收自美国的“太康”号护航驱逐舰,注意其舰身并无编号而是将反白字的舰名漆在舰尾,这是当时的标准涂装。

  1949年时的“太平”号护航驱逐舰,舰身涂装是美军二次大战的式样,即水线的暗色部份较高并往舰尾升高,编号数字较小跨居两色的中央。

  1949年5月1日,“永兴”号扫雷舰于驻地白茆沙口起义投诚我军未遂。起义人员随即被枪决。图为被起义人员击毙的“永兴”舰舰长陆维源中校

  1947年时编号“35”的“永泰”号扫雷舰,舰尾尚写着舰名,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涂装方式

  1949年8月,“永明”号扫雷舰奉命由台湾左营前往厦门,途中因主机失灵而在海上漂流近15天。后被一艘香港拖船拖往香港修理。其间,“永明”舰上31名官兵于10月29日离舰经深圳投诚我军。图为“永明”舰返台官兵在舰艏甲板合影。

  我军突破长江防线时,因率舰突围有功而被蒋介石授予“青天白日勋章”的“永嘉”号扫雷舰舰长陈庆堃中校

  1949年在南京下关被我军俘获的一艘隶属轮船招商局,舷号为“538”的“中”字号坦克登陆舰

  “合群”号通用登陆艇(原美军二次大战建造的‘501’型艇通用登陆艇,1946年在青岛海训团接收了8艘此级艇,分别命名为‘合群’、‘合众’、‘合忠’、‘合彰’、‘合贞’、‘合永’、‘合坚’、‘合城’)

  “鄱阳”号巡防炮舰(国民政府根据美国会512号公法接收自美军)此图为该舰尚未由美军移交海军时

  根据美国会512号公法由美国援赠中国海军的第一艘舰艇——“美原”号浅水炮舰

  接收自美军的“美益”号中型登陆舰(同级舰包括:‘美珍’、‘美乐’、‘美朋’、‘美亨’、‘美盛’、‘美宏’、‘美颂’)

  接收时的“峨嵋”号勤务舰,黑字舰名漆于舰艏(原美国在一次大战时建造的供应修理舰)。

  1948年,“峨嵋”舰在海上与一艘“太”字号护航驱逐舰演练高线传递, 这对当时的中国海军来说,这还是很新的技术。

  1947年时的“联光”号步兵登陆艇(国民政府根据美国会512号公法接收自美军)

  1947年时的“联华”号步兵登陆艇(国民政府根据美国会512号公法接收自美军)

本文链接:http://vinyld.com/fangkongquzhujian/899.html